安知我意

北南

首页 >> 安知我意 >> 安知我意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同时收养男主和反派以后 山河表里 深渊女神 缠缚(水流云在) 萌宝助攻:妈咪别作妖 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 为科学奋斗 福泽有余[重生] 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 白色橄榄树
安知我意 北南 - 安知我意全文阅读 - 安知我意txt下载 - 安知我意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 55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黄年糕被切成了小块盛在碟子里, 两只酒盅,一只倒满了白酒, 一只严格地倒了半盅。祖孙俩坐在餐桌前, 面对简单的晚餐却都很满意。

沈多意夹起一块年糕沾了点白糖,然后放到了沈老的碗里, 说:“爷爷,你尝尝,别把假牙粘掉了。”

沈老拿起筷子开吃:“嗯, 甜。红枣也香,我得多吃几块。”

说好了只能吃两口,沈多意却没出声阻止, 他沉默着夹起、沾糖、递给沈老,不发一言, 自己也没顾上吃。

“多意, ”沈老咕哝着叫他, “小戚的问题解决了吗?”

沈多意回答:“解决了,他很好,我们俩都很好, 你别操心了。”

“谁操心你们啊,我就是随口问问。”沈老搁下筷子, 隔着衣服拍自己微微鼓起的腹部, “饱啦, 你吃。”

沈多意低下头, 夹起年糕没有沾糖, 直接塞进了嘴里。紧接着又塞下了第二块、第三块,他两颊鼓起,垂着头奋力吃着,吞咽时噎得眼泪涌出来,那么狼狈。

年糕已经咽进腹中,但他的眼泪却没停下,要么顺着脸往下流,要么直接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沈老看着他:“别哭啦,几岁啊。”

沈多意倔强地睁大眼睛:“我没哭,我噎着了。”

“唉,净折腾我。”

沈老叹息一声,语速越来越慢:“你爸妈刚走那会儿,你成天夜里躲在被窝里哭,还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知道,等你睡着了,我就拿毛巾进屋给你把脸擦干净。”

以前他不放心,他要是走了,谁给他的乖孙把脸擦干净。

可现在他放心了,他知道戚时安会是那个人。

沈老端起酒盅,半盅酒水而已,却在发抖的指间泼洒出几滴。他颤巍巍地举到嘴边:“多意,陪爷爷喝一杯。”

沈多意眼眶通红,肩膀都耸动不止,他端起自己面前那盅,倾身和沈老碰杯。一饮而尽,热辣的白酒穿肠而过,燎了一路的辛酸苦痛。

刚过八点,梳洗完的沈老已经困倦不堪,他上/床盖被躺平,准备重新续上那则好梦。沈多意给老头洗澡累出了一身汗,自己冲了冲,便急忙跑出来守在床边。

他给沈老掖好了被子,然后在一侧躺下。呼噜声,憋气声,哪怕是高楼外的风声,但凡有丁点动静都能让他从睡眠中惊醒。

喝了酒的沈老面颊有些发红,不似之前那么枯黄。小灯关掉,他安详地躺着,心想事成般进入了梦境。

天气晴好,沈老站在院门口的台阶上,他穿着双新布鞋,左右走动间发觉格外轻便。迈下台阶,才惊觉自己矫健非常,根本不用拐杖。

长长的胡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他的小三轮停在台阶旁边,擦洗得也干干净净。沈老看看时间,还不到点接沈多意放学。

他干脆坐在门槛上晒太阳,嘴里念叨几句评书的词儿,自娱自乐。

“第九十九回,尉迟恭鞭打单雄信,罗少保感服李世民!”沈老把词念得铿锵有力,还模仿着单田芳的声调。

正琢磨这一回的具体内容,远处忽然传来声模模糊糊的叫喊。

“爸,爸。”

一道男声,一道女声,沈老停下凝神听着,恍惚间觉得这两道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他站起身来,走下台阶时脚步踉跄,差点跌一跤。

叫声未停,声音是从胡同口传来的,沈老转身站定,望见了站在胡同口朝他挥手的一男一女。是沈云生和薛嘉雨,沈多意的爸妈。

他丧生在意外中的儿子和儿媳。

沈老似是不敢相信,一步一步像踩着了棉花上,软绵绵的无法着力。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半程,他隔着七八米看着那两个人,仍然不知是真实还是幻境。

沈云生拖着铁路局发的行李箱,看样子是刚跑车回来,他招招手:“爸,你怎么停下了,过来啊。”

薛嘉雨站在一旁笑着:“爸,云生叫你呢。”

沈老继续迈出步子,他渐渐地走到了门口,又走到了儿子和儿媳的面前。“云生,小雨。”他抬手揽住沈多意的爸妈,涕泪横流,已经连话都说不清楚。

“爸,你该高兴,我们不是都来了么。”沈云生给沈老擦掉眼泪,“我和小雨都在,咱们走吧,回家去。”

沈老回头望了眼胡同里,问:“多意呢?”

沈云生说:“多意去玩儿了,咱们走吧。”

阳光正好,沈老仿佛不再年迈衰老,他站在沈云生和薛嘉雨之间,轻快地迈出了步子。可他刚走两步,仿佛听见沈多意在喊他。

“爷爷。”

“爷爷?爷爷!”沈多意惊醒时只能听见沈老憋堵的哼哧声,他迅速下床拿药,却发觉沈老的嘴巴紧紧闭着,似乎能呼吸的器官都已经堵死。

“爷爷!爷爷你醒醒!”沈多意崩溃地大喊,他蹲在床边快速拨出了急救电话,歇斯底里地请医护人员前来抢救。

他说完的瞬间听到沈老呼了口气,手指松开手机滚落到了地板上。“爷爷!爷爷!”他扑在床边倾尽全力地吼着,意图唤起沈老昏沉的意识。

“呃……呃……”

沈老两眼微睁,浑浊的眼球没有一丝光亮,如同蒙了层厚厚的阴翳。皱纹密布的脖子竭力伸长,血管青筋在枯皮下做最后的挣扎。破旧的风箱又响了,仔细听是老人濒临死亡时的喘气声。

他逸出一句:“云生,小雨,你们终于来接我了。”

沈多意耳畔轰鸣,已经听见了死亡的钟声。

心肌梗塞,从喉咙往下,气管、动脉、心血管、淋漓的心脏,无一不被死死地扼住,尖细的针带着粗粝的线,飞快地穿透缝合,把所有呼吸透气的地方全都一圈圈紮裹起来,直到把人抽至真空。

几秒的时间而已,一切急救药都来不及融化吞咽下去,沈多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挨在床边守望。当救护车的喇叭声传来,仿佛在告诉他,沈老已经没了声息。

沈多意恍惚回到了七岁那年,他跑到家属楼外时只剩下断壁残垣。警戒线围着,周遭全是哭喊和唏嘘,他爸妈的尸体都寻无可寻。

此时他对着沈老逐渐变冷的遗体,不知该跪倒嚎啕,还是扑上去最后拥抱片刻。

沈老说过,真到了这一天,他不能哭。沈多意伏在床边,握住了沈老僵硬的手掌,他怔怔地转头,看向了漆黑的夜空。

太阳还会出来的,但他再没有亲人了。

重症监护病房外,戚时安坐在沙发上加班做章以明负责的项目,他不常跟客户打交道,所以每通电话都要拉长时间寒暄一番。

确认下来几个应酬的饭局和聚会,需要调整时间的一两场会议,还有不断压缩的睡眠休息时间。章以明不知道什么时候转醒恢复,戚时安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一场漫长的持久战。

他不在乎那些,此时此刻只希望自己的好友平安。

游哲推门而入,端着两杯热茶。他们各占据沙发一边,开始一起加班。戚时安打个哈欠,揉揉眉心说道:“平时总要争个高下,现在好了,惨一起去了。”

游哲无奈地笑了一声:“这妹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大不了以后让你们几个客户。”

戚时安一边回邮件,一边说道:“这就妹夫了,你是多着急把游思嫁出去。自己都三十五了,还孤家寡人一个。”

游哲邀功:“当初我要是录用了沈主管,你没准儿现在也是孤家寡人。”

不提还好,一提难免会想,何况戚时安正经历人生中很艰难辛苦的时刻。他刚好点击了“发送”,又忍不住翻出他和沈多意曾经的往来邮件。

沈多意向他请教问题,他当时在慕尼黑的玛利亚广场喂鸟,就傻傻地站在原地回复,还拍了张炒栗子摊儿发给对方。

天冷了,适合吃一包热乎的糖炒栗子。

戚时安拿起手机,这个时间对方应该已经睡了,便发送了信息:“明天上班给你带糖炒栗子,记得到三十层找我要。”

发送完毕,他合上电脑准备去里间眯一会儿。

屏幕亮起又暗下,没人注意到床上的手机有什么动静,秋叶胡同里家家大院都灯火通明,街坊们进进出出地帮忙张罗着丧事。

沈老生前嘱咐过,说出殡的时候想从胡同走,让街坊送一送。沈多意带着他来,像回了家。

院子里的大门上贴了白纸,门心挂了白色的孝布,沈老的遗体安放在客厅,桌上摆着遗像和贡品。林瑜珠已经哭红了眼睛,费得安帮着给沈老穿寿衣寿鞋,也在无声地抹眼泪。

沈多意一身白衣白裤,额头、手臂和腰间都绑着白布,等一切安置好,他披上了白色孝袍,坐在沈老旁边守灵。

街坊们一拨拨来,但没人肯走,全都聚在院子里。胡大爷哭得最为响亮,抱着沈多意嚎啕了半宿。

“多意,你喝点水。”林瑜珠伸手抹去沈多意脸上挂着的泪珠,她再次哭起来,失态地进了洗手间洗脸。沈多意捧着那杯水,他没有出声,没有哭喊,眼泪兀自流着,也没有理会。

联系殡仪馆,订花圈,和墓园确认入土时间,每一项他都要打理好。夜那么深,他等着破晓天明,再好好地为沈老哭一场。

四五点钟时,大家四散离开休息片刻,等着白天出殡送行。沈多意从椅子上起身,然后跪倒在沈老身边。他用手梳理沈老的头发,触碰到沈老凹陷的脸颊时,只感受到冰凉的皮肉。

“爷爷,碧霞宫武圣问是非,乾元洞芸瑞见师尊,你的《白眉大侠》还没听完呢。”他伏在了沈老的手臂旁,“还没和姥爷一起去钓鱼呢。”

沈多意两眼模糊,声音抖得厉害:“爷爷,你别走,再留两年,再陪我两年……”

“多意,你别这样。”费原接到林瑜珠的通知便赶了回来,他拉起沈多意,“守灵就是爷爷的魂魄还在家里转悠,你这样他怎么走得安生?”

沈多意根本立不住,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他不敢碰沈老的手,便死死地捏住沈老的衣袖。“爷爷……”他的哭声很低,眼泪砸在地板上形成了一小滩。

殡仪馆的车已经到了,就停在胡同口等着白天出殡,帮忙的街坊们也都陆陆续续起床,早早地过来吊唁。费得安拿着一袋子黑袖章分发给大家,林瑜珠和费原一起张罗早饭。

沈多意洗了把脸,然后戴上了白孝帽,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意图让皮肉之苦胜过心里上的悲痛。

卧室里有几个奶奶正在折元宝,看他进来都起身安慰,他点头道谢,哑着嗓子说自己撑得住。手机在床头扔了一夜,他要向公司请几天假,刚刚点开就看见那条未读短信。

戚时安说给他买糖炒栗子。

沈多意躲进了浴室,他按下拨号键,听着里面机械的通电声,告诉自己等会儿一定要保持冷静,不让对方担心。

“喂?”

电话通了,戚时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沈多意所有的坚强顷刻崩塌,他握着手机止不住发抖:“我在秋叶胡同,今天不去上班了。”

戚时安刚到办公室,焦急地问:“出什么事儿了?声音怎么这样?”

沈多意张了张嘴:“昨晚,我爷爷走了。”

电话里的忙音都成了催命符,热乎的糖炒栗子掉在地上滚得哪里都是,戚时安在震惊与悲痛中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保持着镇静。

他打开手机相册,翻出了那张沈多意和沈老的合影。导入电脑,迅速打印成照片,拿上车钥匙起身离开,走出办公室就看见了刚来上班的安妮。

“戚先生——”

“我有事出去,今天不在公司,所有工作安排帮我顺延或者暂时取消。”戚时安脚步没停,吩咐完已经进了电梯。他去了咨询部,进门没理会员工的问好,目光逡巡一遭,看到了茶水间门口的唐主管,还有刚刚到的齐组长。

戚时安径直过去:“沈主管家里有事,这几天都来不了,他跟的项目和客户你们分担一下。”说完又补了一句,“是帮他做,不是瓜分他手上的资源,这是你们俩欠他的。”

他说罢转身就走,没理会任何目光。一路上风驰电掣,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秋叶胡同。殡仪馆的面包车就停在胡同口,戚时安心中一窒,无力地熄了火。

他摘下袖扣和手表,还脱了外套,解了领带,一切饰物都摘除干净才下车。走到胡同口,长长的巷道堆积着泛黄的落叶,一眼就看到了最里面那户的院门上,白布飘摇。

戚时安大步朝里走着,行至大门口时已经听见了里面的哭嚎。三两蹬台阶,他抬腿迈上,还未过门槛就被眼前的场景刺激得红了眼眶。

屋门大开,沈老的遗体安置在里面,满屋满院的人,全都面露哀戚。最令戚时安悲痛的是,丧葬殡礼,主家披麻戴孝,宾客佩戴袖章。

放眼望去,只有沈多意一个人满身重孝,独独他一个。

戚时安抬手抓住了门心上挂的白布,用手一撕,“刺啦”一声扯下长长一条。这点动静惊得众街坊都抬眼望来,他抬腿迈进大门,把那条孝布绑在了额头上。

沈多意不是伶仃一人,从此以后,他就是沈多意的家人。

直奔客厅,见沈多意跪在沈老的遗体旁边,面向宾客方向。戚时安走近,屈膝而跪,直直地磕下头去。

宾客吊唁,主家鞠躬回礼,但沈多意已经无力支撑,只好跪在地上垂首道谢。他没注意来人,视线模糊着知道对方在向他爷爷磕头,便自己也磕下去回礼。

额头将要触地,却被一面温暖干燥的手掌托住,他这才抬起眼来,见戚时安系着孝布跪在他面前。

沈多意哽咽着:“你来了。”

戚时安用指腹揩拭沈多意脸上的泪水,却怎么也拭不干净,他点点头:“我们一起给爷爷送行。”

出殡的时间到了,大家围上来准备合棺,沈多意踉跄起身,伏在棺木旁边恸哭,戚时安揽住他,从兜里拿出了那张照片。

“多意,把照片放进去,别让爷爷惦记你。”

沈多意接过,眼泪啪嗒啪嗒打湿了照片。那上面他和沈老挨着,都笑呵呵的,他们一起庆祝生日。“爷爷,想我了就看看。”他把照片轻轻放在沈老的胸口,近乎崩溃般哭着,“爷爷,动身了。”

大门外面,十来个街坊围在棺材旁帮忙抬棺,戚时安站在最前,也穿上了一身孝袍。胡同两边站满了街坊,全都来为沈老送行。

沈多意双目失焦一般站在正前方,怀抱着沈老的遗像。

林瑜珠递给他一只瓷碗,说:“多意,请盆吧。”

沈多意接过,将瓷碗高举过头顶,紧咬着嘴唇用力掼在地上。清脆响亮的一声,瓷片四溅,周遭顿时哀乐四起。

街坊们的哭声,咿咿呀呀的哀乐,起棺前行,走完这条送殡的路就上车前往殡仪馆了,多少不舍都将化成一捧骨灰而已。

沈多意抱着沈老的遗像朝前走,他哭不出声了,也流不出泪了,只知道一步步往前走。

七岁那年,他也是这样,抱着沈云生和薛嘉雨的遗像往前走。当时是断壁残垣和尸骨无存,现在沈老就躺在他身后的棺中,可结果都是一样,都已经离他而去。

哀恸喧天,沈多意双唇微动,是时候告别了。

他嗫嚅道:“爷爷,走好。”

喜欢安知我意请大家收藏:(m.110wx.com)安知我意110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重生过去震八方 造作时光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叶安 承包大明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霸天武魂 黄金瞳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满级绿茶穿到八十年代重新做人 最强战医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秘宝之主 盛世妖颜 北宋闲王 大魔王娇养指南 拯救残疾男主(快穿) 逆天神医妃 快穿攻略男神指南 女尊大佬的掌心娇
经典收藏 第99次离婚 天生富贵命 他的味道好甜呀 跨年代 (家教)征服!! 傲世总裁追妻记 黛拉·布什的恋爱故事 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幽灵BOSS 有种你再撞一下 每日一表白 一枪一个嘤嘤怪[电竞] 假太监老公太无赖 江三爷的心尖宠 墨爷你前女友又来求复合了 女主人美路子野 综艺巨星从赶海直播开始[娱乐圈] 季少的萌物甜甜妻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飞鸟
最近更新 我在娱乐圈爽文里当咸鱼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万春街 娱乐圈团宠日常 福宝的七十年代 替身不干了 影帝偏要住我家 什么都会的仁王君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不羁 绝对偏宠 穿成八零异能女 距离有些远 不学习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乖,吻我 回到农家当幺女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七零修真女知青 致命偏宠 牙印
安知我意 北南 - 安知我意txt下载 - 安知我意最新章节 - 安知我意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