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知我意

北南

首页 >> 安知我意 >> 安知我意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我可是明恋你 顾先生请原谅 傲慢与偏见之贫穷贵公主 恰似寒光遇骄阳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凤凰花(GL) 繁星 重生成猎豹 我只想安静退个休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安知我意 北南 - 安知我意全文阅读 - 安知我意txt下载 - 安知我意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 3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飞机起飞前,戚时安收到了章以明的信息。三天内公司将会正式出合同,沈多意签字后就会成为明安的一份子。

他心满意足地系好安全带,然后盖上毯子准备睡到柏林。

刚闭上眼睛,章以明又发来一条:“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戚时安回:“我兄弟。”

“不会吧,怎么没见你提过,真是你兄弟?”章以明不太信。

戚时安关机前最后回复道:“我四海之内皆兄弟。”

倾斜感袭来,飞机已经起飞,商务舱内安静的仿佛都睡了。戚时安偏过头去,半阖着眼望向窗外,很多人喜欢在飞机上看云,他是个例外。

云飘来飘去,抓不住摸不着的虚无,感觉越看越郁闷。

戚时安有些郁闷地思考,他和沈多意是什么关系?

各种理由加上花样繁多的借口,再四舍五入一下,最后粉饰几个来回,也达不到“旧情人”那步。

“唉,比看云还郁闷。”戚时安彻底闭上了双眼,觉得还是睡觉比较实际。

面试结束,沈多意被安妮带着在公司各部参观熟悉,电梯经过三十层的时候没有停下,安妮解释道:“戚先生和章先生是明安的高级合伙人,三十层主要是戚先生的办公室和休息室,他喜欢叫人上来开会,几个部门也有戚先生的小办公室。对了,戚先生还是高级操盘手,他最近常待在外汇部。”

沈多意一一记下,问:“不用去和戚先生打声招呼吗?”

“得下周才行。”安妮回答,“戚先生上午去柏林出差了,要一周后才回来。”

大致把公司各部门转了一遍,只等签合同就好。沈多意取车回家,半道想起孟良还不知道他换了家公司。

“孟良,是我,今天忙不忙?”

孟良在电话里说:“还行,上午和银保部的主管开会,挺顺利的,会议也提前结束了。师兄,是不是面试成功了?”

“没有,被淘汰了。”沈多意路过超市停下,“不过在另一间公司成功了,明安金融你知道吗?”

孟良音调拔高:“明安在金融行业挺有名的,有次跟老总吃饭,听说他们那个老板也是花名在外,八卦事儿特别多。”

沈多意不怎么热爱八卦,而且也不知道“那个老板”具体是指戚先生还是章先生,停好车后说:“我要买菜跟老爷子庆祝一下,你来吃现成的吗?”

“那必须来啊,我打下手。”孟良应道。

沈多意从读书到工作,人缘一直不错,但没有太过亲近的朋友,因为他话不多,也不爱说些家事烦恼,很多时候都与人有些距离感。其实有个一起在胡同里长大的发小,不过大家工作都很忙,不年不节便很少联系。孟良就像他弟弟一样,从大学到初入社会,两个人比较谈得来,他还给孟良介绍过女朋友,虽然没有成功。

沈老戴着老花镜看新闻联播,两个小的在厨房张罗晚饭,沈多意做饭熟练,为防止流眼泪都是仰着头切葱,他边切边回想:“今天带我熟悉公司的秘书挺漂亮的,人也很大方,等熟了我看看她是不是单身。”

“又要给我介绍啊?你也太惦记我了。”孟良看了眼客厅,小声说,“师兄,你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幸福吧,爷爷不催你吗?”

沈多意晃晃脑袋:“催啊,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等会儿吃饭,你可千万别提敏感话题。”

孟良格外听话,整顿饭都在埋头苦吃,吃完才把话匣子打开。两个人从银保部的主管有多两面三刀,聊到寿险新产品的前景,对话内容如同天书一般,听得沈老直挠耳朵。

“对了,我给你讲讲你的新老板吧。”孟良说,“明安的老板特别爱玩儿,经常泡吧啊,按摩啊,关键每次带的伴儿都不一样,有模特有明星,什么职业的都有。最神的是——”

沈多意抱着靠枕:“别卖关子行不行?”

孟良压低声音:“最神的是,今天泡吧带女伴,明天按摩带男伴,简直欺男霸女。”

八卦总是越传越夸张,所以沈多意没打算相信,只当作听了段饭后笑料。但他也没一点都不信,空穴来风,事必有因,只不过还不知道是哪位老板那么开放。

等两天后正式上班时,他大概猜到了。

法务部准备好了需要签署的协议与合同,沈多意坐在沙发上喝完了整杯咖啡还没等到老板的身影。第二杯蓄满,章以明才姗姗来迟。

“抱歉,因为我私人的原因让你久等了。”

沈多意鼻尖萦绕着一股消毒水的气味,他把合同推到对方面前:“没关系,我也刚到。”

章以明签名盖章,说:“昨天女朋友出交通事故进医院了,我实在走不开,警局医院两头跑,连觉都没睡。”

沈多意安慰道:“人没事儿就好,那我不妨碍您工作了。不过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中午想请咨询部的同事吃饭,您有空的话一起来吧。”

章以明考虑片刻,觉得上班族吃午饭可以列入世界十大无聊事件,于是看似提议,实则命令道:“晚上办个欢迎会吧,安妮这两天没老板布置工作,那就让她安排。”

沈多意疑虑地问:“您女朋友不是出事故了吗,会不会太耽误您的时间?”

“那倒不会……”章以明已经忘记这茬儿,“她人没事儿,就是受了点惊吓,我叫她一起来,正好放松一下压压惊。”

离开办公室回咨询部,沈多意忍不住在心里给出了答案,这位章先生很紧张自己的女朋友,应该不是孟良嘴里的花花公子,那就只能是另一位戚先生了。

“阿嚏!”

远在德国柏林的戚时安攒足劲儿打了个喷嚏,好几天密集的会议使他有些透不过气,再加上时差,感觉状态不算良好。

短暂的休息时间结束,甚至来不及等咖啡变凉,他接过遥控器,切换出了新的页面,继续这场会议:“德交所新出了关于设立合资公司的政策,那么中德自贸区概念股极有可能迎来多头市场。”

来不及变凉的咖啡终于凉透,戚时安口干舌燥,他主动伸出右手,想尽快结束周围的掌声。这时候最害怕的,就是突然过来个同行和自己继续探讨,而他只想喝完那杯咖啡润润嗓子,然后马不停蹄地回酒店睡觉。

“时安,明天一起聚聚?”

会议上要商讨政策和明面上的市场走势,有趣的和包含内幕的八卦消息都要放在饭桌上胡侃八侃。问话的是一位老同学,戚时安抻了抻领带,无奈地笑:“看我睡到几点吧,而且我订了去慕尼黑的车票。”

戚时安乘车前往酒店,一心奔着床去。洗完澡沾上枕头的瞬间,眼睛彻底睁不开了,然后他恍惚间做了场梦。

梦见他出差回去,电梯门打开的刹那看见了沈多意站在外面。沈多意的眼神不再温柔,瞪了他片刻便转身逃走。

外面不知是黑夜还是白天,厚重的窗帘像给房间多添了一堵墙,戚时安趴在床上酣睡,眉头皱着始终没有好脸色。

这一觉睡了太久,彻底错过了与老同学们的聚餐,幸亏定了闹钟,不然可能连火车都会错过。

戚时安换了休闲装准备出发,临走前给章以明去了个电话,接通后很省时间地问:“和沈多意的合同签了么?”

“签了,已经正式上班了。”章以明看看手表,“还有五分钟就正式下班了,晚上要办个欢迎会开心一下。”

戚时安眉心一跳:“办个屁,你少掺和。”

章以明立刻笑开了:“居然说脏话,人家又不是小员工,公司表示表示怎么了?不过我在犹豫要不要叫几个美女作陪,看他那么斯文,不知道能不能玩到一块儿去。”

“不能,你叫人围着你群嗨都无所谓,但离他远点。”戚时安办理了退房手续,“还有,证券交易所的王主任公干回来了,我建议你陪他吃饭。”

挂了电话正好走到酒店大堂,戚时安看着亮到反光的地板和造型复杂的吊灯,还有旋转门旁边的皮沙发和落地花瓶,难以抑制地想起市里的国宾大厦。

趁电话还亮着,他拨出去了秘书的号码。

下班前最后两分钟,沈多意接到了章以明缺席欢迎会的通知,其实他是暗自庆幸的,因为和老板打交道很累。虽然在社会上和谁打交道都很累,但如果把同事当成团队的队友,人脉感就会变弱,那相处起来也会轻松许多。

沈多意收起桌上的几本部门数据,顺便在便签上做了明天的工作概要,这时安妮敲门进来,问:“您准备下班了吗?”

“不急,我还在写工作概要。”老板秘书不会无缘无故找来,沈多意明白,“是不是戚先生有事吩咐?”

安妮不好意思地笑笑:“戚先生想让您做一份关于外汇发展走势的分析报告。”

沈多意随手记了下来:“还有其他内容吗?”

“没有了,戚先生说希望明天上午发给他。”安妮的笑容显得愈发抱歉,“时间比较紧张,公司公开的档案室可以调数据,您辛苦了。”

最后四个字让沈多意有种人民教师的感觉,办公室的门关上,他看着刚刚记下的题目思考。要求笼统,甚至经不起推敲,比起考察他的水平,更像是强行给他找点事做,而且还吝啬的不给多少时间。

欢迎会在同事的叹息声中泡汤,沈多意按照原计划请大家吃了顿饭,然后便赶回公司加班。公开档案室很少有人来,温度比其他楼层都要低一点,他泡了杯绿茶提神,开工前收到了安妮的通知。

“戚先生说有问题可以问他。”

公司有股票、期货、外汇三个投资部门,外汇较之于前两个要复杂得多,沈多意调了数据做分析比对,他是高级精算师,最擅长的就是量化各种不确定的事情,预估形势与不可见的损失。

晚上十一点,绿茶已经见底,他向戚时安发送了第一封邮件。

“戚先生您好,我是沈多意。”戚时安站在玛丽恩广场喂鸟,喂到一半对着手机边笑边读,“……预计明年的市场将会发生通缩,央行将降息,并分阶段推出救市措施。”

他回复道:“你觉得要怎样度过危机呢?”

沈多意回复得很快:“这不是我的观点,是在数据库看到的一份前年的分析报告,我的观点与之相反。现在国家坐庄,走势很好,出现危机的可能性不大。”

戚时安问:“所以你想听听我的意见?”

“是。”沈多意忍不住笑,轻轻敲下了回复,“因为那份分析报告是您写的。”

戚时安站在一群鸟中间回忆自己两年前写的报告,上衣被风吹得微微鼓起,最后实在没想起来,回道:“把你的看法提供给我就好,不用管其他的。”

沈多意没再回复,专心投入眼前的工作,直忙到凌晨才完成了三分之一。杯中堆积着茶叶,他起身去接水,顺便活动下久坐后酸麻的肩膀。

再回到办公室时,又来了封未读邮件。

“送你一张慕尼黑街头的炒栗子摊儿,报告等我回去再上交,早点休息。”

好看的图片缓解了双眼的酸涩感,沈多意想起家附近卖的糖炒栗子,有种贿赂老板的冲动,但想想又怕对方觉得寒酸。

两天后飞机落地,戚时安出差归来,家都没回,拎着大包直接去了公司。

从一层大厅到三十层办公室,安妮还没汇报完上一周的工作,办公桌上码好的文件像几座小山,隐在之间的咖啡冒着热气,像着了山火。

戚时安随手把包放在地上,然后拿出一袋炒栗子,朝安妮扔了两个,说:“尝尝,慕尼黑捂回来的,难吃也别明说。”

安妮应道:“我等下擦了口红再吃。对了,提前通知了各部门您今天回来,要确认开会时间吗?”

“下午吧,下午容易犯困,可以训人。”戚时安靠着椅背,心思早飞到了咨询部,“沈组长的报告写好了吗?”

没等安妮回答,他又改口:“不用问,别催他。”

沈多意的报告早就完成了,此时也正犹豫要不要拿去给戚时安看,他担心对方奔波劳累,刚下飞机没有心情处理工作。抽屉里的糖炒栗子飘出阵阵香气,摸上去还有热度,他买了三袋,另外两袋给同事当零嘴了。

凉了就不好吃了,还是去吧。

三十层,和家里的楼层数一样。沈多意拿着分析报告和糖炒栗子出了电梯,然后先给了安妮几颗。安妮乐道:“真巧,戚先生也给了我两个,这季节适合吃栗子吗?”

沈多意跟着乐,觉得从德国买回一包炒栗子有些好笑,他走到门口收敛情绪,只挂着礼貌的微笑。

戚时安签名的手顿住,听见了叩门声和一句好听的“戚先生”。

“请进。”

沈多意推门而入,自然而然地望向办公桌后面的人,只可惜有一摞文件挡着看不清楚。他渐渐走近,在桌前站定时对方正好抬头。

眉峰眼尾,鼻梁嘴角,记忆里零碎的蛛网重新粘合拼接,把多年前的旧事兜头浇下,配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两包炒栗子的香气混合在一起,氧气都被那份香甜烧灼干净,沈多意嘴角的弧度已经不见,带着笑意的双眼也只剩下愕然。

戚时安盖上笔帽,站起身说:“看来你还记得我。”

沈多意手指一松,栗子掉落滚了满地。

戚时安贪婪又温柔地盯着对方的脸:“还没自我介绍过,我是戚时安,这里的高级合伙人。”

精算师擅长将各种具有不确定性的事物量化,沈多意也形成了这种职业化的思维,使一切有序进行,但戚时安的再次出现是他没有考虑过的不确定事件。

不,其实也曾考虑过,在这些年月中的某个瞬间。

喜欢安知我意请大家收藏:(m.110wx.com)安知我意110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我挺好 完美人生 (女尊)复苏 作为coser的我好难 承包大明 满级绿茶穿到八十年代重新做人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筝爱一心人 [综武侠]总被大佬掐脖子 天芳 拯救残疾男主(快穿) 保护我方族长 秘宝之主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火影之咸鱼暖男系统 皇冠亦有所属 尸王小道长 巨星从顶流偶像开始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经典收藏 和前男友成了国民CP 重返高一 美人为馅 红楼小人物的现代末世生活 蜜芽的七十年代 飞鸟 七零修真女知青 变形空间 [综漫]收集数据做主神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翻车 老师,太给力! 高岭花又仙又诡[穿书] 今天也没能成功离婚 偏执老公一宠成瘾 御姐江湖 江三爷的心尖宠 星际修妖 不乖 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 亡迹
最近更新 桃花痣 听说大佬她很穷 影帝偏要住我家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红尘篱落 余生有你,甜又暖 影后的嘴开过光 我在年代文里暴富 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 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 娇宠福女三岁半[七零] 我在娱乐圈爽文里当咸鱼 回到农家当幺女 万诱引力[无限流]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穿成八零异能女 哄她
安知我意 北南 - 安知我意txt下载 - 安知我意最新章节 - 安知我意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